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预支8万彩礼救父被拉黑:爱情与现实的艰难抉择,不必扯上道德

2020-07-18 12:59

7月1日,一篇网络公益筹款文章登上新闻平台话题热议榜。文中提及一位名为梁某敏的25岁女研究生,为救住院的父亲向男友提出“预支”8万元彩礼钱,但遭拒绝并在之后被拉黑。红星新闻联系到求助者梁某敏本人。对方称,7个月前,其父在归家途中突然晕倒,后送医诊断为脑出血,之后紧急做了开颅手术,但预后情况并不理想,在过去的这大半年时间里,父亲已做过多场大大小小的手术,但“仅仅是有了轻微的意识”。(来源于:红星新闻)

梁某敏称,她今年25岁,父亲漫长的治疗让家庭背负了数十万元的债务,接下来的治疗该如何进行、治疗费又要从何处筹集、未来会怎样,诸多问题让她压力重重。梁某敏告诉红星新闻,自己和男友相恋5年,犹豫纠结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提出结婚并希望男方能预支8万元彩礼钱,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我也不想这样,这是最后的筹码。”她说。(来源于红星新闻)

彩礼其实只是梁某敏“最后一根稻草”,我相信,如果不是没办法,她不愿打扰男友,能看出她的顾虑,不忍直接开口借钱或直接寻求男友的帮助。所以以“彩礼”这个问题来向男友求助。

回归到彩礼问题,梁某敏以“彩礼”为先预支,更深层的我们可以看到女方认为:结婚就必定需要有彩礼,而且为自己的彩礼已经明码标价了8万,预支彩礼到时候你不用给,她认为,这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经照顾到男方的感受了。

万事存在即合理,彩礼也一样,但它存在的是建立在男女不平等的封建婚姻文化基础上的。在过去,女人嫁为人妻,不仅要伺候丈夫,还要伺候公婆,承担家里大小一切家务。对于女方父母来说,辛苦养大的女儿,要去伺候别人的爹娘,要点钱也是合理的。

而现在这年头,更多的是买房子让小夫妻出去单过,不存在谁伺候谁,男孩的父母辛苦养大的孩子找谁要彩礼?

八百八十八叫做礼,八千八百八十八叫做礼。如果说三万五万还能勉强叫做礼的话,那么十几万,几十万那只能叫做抢。

有一种说法是,彩礼合不合理,得看回礼多少,也就是所谓的嫁妆。如果女方家长如要20万彩礼, 一分不留给全部带回去,大家普遍就会觉得合理。但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更像一种洗钱行为。因为这个钱,说白了就是婚后小两口的备用金和零花钱,实际上也是男方的父母出的。

从聊天记录看得出,从提出预支彩礼到回复拉黑,男方其实有重视过,有跟父母商量过,从“家人说不大合适”可以看出。男朋友并不是不重视,而是有他的原因,但是肯定不仅仅是彩礼。

梁某敏与男友相恋五年,既然是五年还能在一起,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最有利证据,感情基础是实打实有的。

普通的家庭,如果不是拆迁户或者商人,家中的存款肯定有限。大部分刚毕业或者面临毕业的年轻人有能力自己买房、买车的毕竟是少数。父母都希望子女过得好,老两口省吃俭用的存款是都想给子女力所能及的帮助,为小家庭增砖添瓦。

另一方面,梁某敏的家庭也是普通的家庭,不仅日常生活开销,加上她还没毕业,原本的普通家庭加上亲人大病,眼看着就快压垮这个家庭了。一百万的医疗费对于绝大多数的家庭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难以单独负担。况且8万彩礼投入的是个无底洞,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原本一个普通家庭的负担,仅凭男女关系,要另一个普通家庭去加入承担相应的风险。确实需要慎重考虑,我想男友更多的考虑是这个原因。

感情是男女双方的事情,如果结婚势必是演变成两个家庭的事情。到时候男方家庭于情于理都需要加入这个负担沉重的事情中。

我们可以试想,对于父母的生养,有感恩之心尚且无法回报,如何忍心父母因为自己的选择背负上沉重的经济和生活负担。男主的做法,我们不应该上纲上线,以道德制高点去对他进行绑架、批判他。

《南方公园》里有一集我印象特别深刻,kyle在冒犯了黑人token后觉得很抱歉,就去了解各种黑人文化,遭受到了一些黑人会受到的痛苦。Kyle在向token道歉后说,现在我可以理解你作为黑人的痛苦了,对不起。然而token不买账,迟迟不接受道歉。最后kyle明白了,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共情的,你可以换位思考,但如果你觉得换位思考后就能真正理解他人就是傲慢。最后kyle对token说,对不起,我不能理解黑人的痛苦,token就原谅了他。

虽然很难以接受,但同样的道理,你不是梁某敏的男友,不了解他的家庭背景,与梁某敏的感情经历和思考。直接凭梁某敏的口述,便站在“道德制高点”对他的选择评判“渣男”、“无情无义”是不合适的。

我要声明,不是说所有的批判都是不好的,批判是人价值导向自然的流露。而是在批判之前给予最低限度的尊重,多方了解后再口诛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