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博汇科技:不同语境完工合同收入金额逻辑混乱 在手订单数量不一

2020-07-06 21:30

原标题::不同语境完工合同收入金额逻辑混乱 在手订单数量不一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尽管博汇科技科创板上市在即,但招股书中不同语境下完工合同收入金额逻辑混乱,在手订单数量前后不一等种种矛盾之处,让市场对其信披内容的真实性大打折扣,博汇科技及其中介机构应对上述疑问给投资者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

继2018年终止新三板挂牌,2019年6月创业板IPO申请终止之后,2019年11月4日,博汇科技开始转向科创板发起IPO申请。博汇科技的科创板IPO申请自获上交所受理以来,经过三轮问询回复后顺利过会,并于5月14日获准发行。

招股说明书显示,博汇科技是一家专注于视听大数据领域的信息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涵盖视听业务运维平台、媒体内容安全和信息化视听数据管理三个主要领域,其主要产品包括自主研发的各类软件产品和核心硬件产品等。

在业绩方面,2016-2019年,博汇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50亿元、1.96亿元、2.84亿元和2.75亿元,实现净利润2136.04万元、3068.23万元、5498.55万元、5091.02万元。可见,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在信披方面,在研读各阶段招股说明书及历次问询回复的相关信息中发现,博汇科技完工合同的收入金额以及在手订单的合同数量仍存在待解的疑问。

招股说明书(发行稿)在“主营业务收入按合同情况分析”中披露了2017-2019年博汇科技确认收入的合同情况,同时,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的回复中披露了2016-2019年博汇科技确认收入的合同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表中可知,2016-2019年,博汇科技确认收入的合同数量分别为564个、770个、757个和701个,其中合同金额(不含税)在100万元以上的合同数量分别为28个、37个、53个和52个,对应的合同金额(不含税)分别为7578万元、9083.38万元、17439.06万元和18001.53万元。

同时,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显示,2016-2019年,博汇科技合同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分别为30个、42个、57个和63个,对应的收入金额分别为7654.14万元、9543.59万元、17332.04万元和18700.51万元。

从上下文看,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的“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指的是确认收入的项目中合同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而且这里的合同金额应为含税合同金额。

因此,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的“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及其实现的收入金额均应大于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确认收入的合同情况”中所披露的“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合同数量及其实现的收入金额,因为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确认收入的合同情况”中所披露的合同金额是不含税合同金额。

比较两组数据可知,从合同数量上来看,这一关系是成立的。2016-2019年,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均高于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合同数量,超出部分分别为2个、5个、4个和11个。

但从对应的收入金额上来看,这一关系却并不完全成立。具体而言,2016年、2017年和2019年,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项目对应的收入金额均高于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项目对应的收入金额,差值分别为76.14万元、460.21万元和698.98万元。

但2018年却是个例外,尽管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23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比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多出4个,但相应的收入金额却少了107.02万元。

这就让人有点费解了。两种分类条件下,一为含税合同金额,一为不含税合同金额,而且两种语境下的合同数量关系正常,2016年、2017年和2019年的收入关系也正常,但为什么单单2018年的收入关系就出现反转了呢?

此外,第二轮问询的第10题要求博汇科技量化分析报告期内通过集成商招投标的毛利率持续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通过集成商招投标的毛利率高于公司直接招投标模式下的毛利率的原因及合理性。

博汇科技在回复该问题时披露了2016-2019年直接招投标和通过集成商招投标两种业务获取模式下确认收入金额在100万元以上项目的项目数量、收入金额、平均项目收入及毛利率情况(如下表所示)。因此,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的“100万元”指的是确认收入金额,这和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分类标准是一致的。

由表中可知,2016-2019年,直接招投标和通过集成商招投标两种业务获取模式下确认收入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为25个、34个、53个和44个,形成的收入为7242万元、8562.86万元、17427.68万元和16315.05万元。

此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博汇科技业务订单的获取方式有三种,分别为直接招投标、通过集成商招投标和商务洽谈,这里仅提供了两种业务获取方式下确认收入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情况,因此,其项目数量及形成的收入金额应该小于等于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所披露的项目数量及收入金额。

具体来看,2016年、2017年和2019年,第二轮问询10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和收入金额均小于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和收入金额,且项目数量的差值分别为3个、3个和8个,收入金额的差值分别为336万元、520.52万元和1686.48万元。

奇怪之处在于2018年的情况,第二轮问询10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和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是相等的,都是53个。这意味着2018年博汇科技商务洽谈业务获取模式下确认收入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项目数量为0。因此,第二轮问询10题回复中“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项目”的收入金额和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回复中“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收入金额也应是相等的,结果却是两者相差了11.38万元。

人们不禁会问,2018年,博汇科技的收入数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在不同分类条件下,“合同金额(不含税)100万元以上”的收入金额会出现这种混乱的逻辑关系呢?

招股说明书(发行稿)在“报告期各期末不同产品的在手订单情况”中披露了博汇科技不同业务类型的在手订单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表中可知,2019年期末,博汇科技在手订单的合同数量为147个,合同金额为1.62亿元。

同时,招股说明书(发行稿)在“从发出商品对应的在手订单数量上分析”中显示,2019年年末,博汇科技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数量占比为19.44%,合同金额占比达到了84.5%。

基于上述信息可计算出,2019年期末,博汇科技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数量为29个,合同金额为1.37亿元。

但奇怪的是,在阅读博汇科技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中却发现了一个与这个结果完全不同的表述。

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37题中,博汇科技在回复“在手订单及未来订单获取能力等是否相适应及依据”的问题时提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在手订单金额为16176.60 万元,其中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23个。

对照两份文件对2019年年末博汇科技在手订单的表述可发现,两份文件中在手订单的金额是一致的,但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数量却大相径庭。基于招股说明书(发行稿)中所披露相关信息计算得到的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数量要比首轮问询回复(更新版)所披露100万元以上的在手订单数量多了6个。

在手订单数量的多寡是博汇科技未来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尤其是合同金额100万元以上的大型在手订单数量,而且,博汇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中分析平均单个项目的收入逐步增加的原因之一是公司凭借领先的技术和20年的行业经验,具备了持续获取大型项目的能力。可是博汇科技却在大型项目在手订单的数量上出现了前后表述不一致的问题。

尽管博汇科技上市在即,但招股书中不同语境下完工合同收入金额逻辑混乱,在手订单数量前后不一等种种矛盾之处,让市场对其信披内容的真实性大打折扣,博汇科技及其中介机构应对上述疑问给投资者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