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欧洲土地制度,只有当资源日益短缺,才会出现改变所有权的压力

2020-07-03 07:04

只有当资源相对于社会需要变得日益短缺时,才会出现改变所有权的压力。欧洲十世纪社会,土地充足,因而不值得花费代价去发明土地利用的专有权。当一块地被占用时,总可以得到更多的地。

因为乡村受到北欧海盗、穆斯林、马札尔人乃至土匪等抢劫帮伙骚扰的威胁,任何有较大价值的地区都要由城堡和受过训练的兵士保护。这种土地从庄园制度—一开始就不是经济学家利用那个术语意义上的完全的“共同财产”资源。习俗和惯例限制了它的使用,以防止共同利用含有的过度放牧和其它危险。(如果是—种共同财产资源,每个使用者便都想利用它而不顾及其他使用者,结果造成对资源持久性的破坏。在土地上过度放牧和在海洋上滥捕滥捞便是典型的例子。

既然无人拥有资源,便没有刺激来保养资源或改进资源的利用效率。)我们在稍后可以看到随着土地日益匮乏,庄园的管制已变得更有限制性。 另外两种基本要素进入了庄园经济:保护的职能和劳动的角色。在保护方面,设防的城堡和具有专门作战技术的骑士提供了地方安全,这是任何装备简陋(武器原始,缺乏军事技术)的农民团体不能相比的。此外,对付从海上或陆地入侵的流寇一类敌人,当地的领主和城堡比相距甚远的国王和军队更直接便当,保护措施也比较令人安心。

当时的动乱加上军事技术的特点使封建单位成为有效的保护模式。领主和他的骑士专门生产保护和公正,而依靠农奴来消费它们。北欧海盗、穆斯林和马札尔人在早期经常选择的谋生之道是抢劫不同的共同体劳动的产品。而另一种办法(北欧海盗自己最后采用的那种)则是以协议的形式包下他们自己附近地区的劳动,这种协议形式我们在前一章已经叙述过,还应当就更多的细节作一番简略的考察。 庄园经济的第三种要素即劳动,包括对人的所有权的目前性质的考察。

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在封建时代领主并非简单地以完全使农民顺从的形式使他们成为奴隶?原因之一是,一个受压迫的农民逃到他可以指望改善其交易处境的邻近城堡并不困难,由于劳动力不足,领主们为利用劳动力一直在竞争着。其次,使自给自足的庄园成为有活力的经济制度有多种任务,而指挥和监督奴隶去从事这些任务是要花代价的。[如果领主一直生产一种规模既大又重复操作的作物(如在为市场生产的那种大农场),那么监督费用可能低得使拥有奴隶而不是农奴在经济上可行

简言之,在(1)实施费用高昂时和(2)监督费用高于对农奴制的选择时,奴隶制并不是最有效的制度。在选择农奴制的情况下,农奴要忍受他不能改变的地位;但农奴制度却得到了效率,不需要多少实施和监督,因为农奴为领主服一定数量的劳役来完成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的各种活动,而作为交换他可以利用其余的时间为自己生产。确实农奴在领主土地上劳作时不想尽责,但如同我们稍后会看到的,这种情况至少部分受着庄园习俗的制约,习俗或明或暗地在契约协议中规定了每小时有一定的产出额,违者课以罚金。

为什么领主需要劳役而不是简单占用农奴产量的一部分?回答是没有组织好的产品(和劳务)市场。建立该付的产品与在一定时期对领主有隐含价值的一定产品的适当组合需要进行冗长而昂贵的讨价还价,因为气候变化和其它因素改变了它们的有关效用。在不具备由组织好的市场提供价格信息的情况下,农民和领主双方通过交换彼此劳务则能较好地达到生产各自需要的产品组合的协议。

至于供给一时变化不大(如成捆出售的木材)或者项目很小不能再分的情况(如节日的鹅肉),则用某些实物产品付给领主作为这类协议的补充。订立契约的关键是用劳役来报答领主的保护;自然,附带而来的,还包括庄园法庭提供的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