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一位34岁女公关经理亲身讲述:我染上艾滋病后的生活变化

2020-07-02 04:20

孤独其实不是没有人陪,而是身边明明有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说心,我现在正处于这个状态。看着父母、朋友、同事们都还正常生活,我却想说又不敢说,我不想让他们把我当异类看待。从我得知自己被确诊HIV阳性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的生活将会翻天覆地。

我是某企业的公关经理,女,今年34岁,我为这家公司付出了5年的心血。2015年,从它还是个小创业公司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公司共存亡,所以5年下来,我也早把公司当自己的孩子了。为了事业,我一直单身,为公司肝脑涂地,为此,我爸妈总说我一个女孩子家家,没必要这么拼,甚至想喊我回老家考公务员。从一开始的3000元月薪到后来的年入6位数,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酸,他们看到的只是我“有出息”而已。

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下,我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2019年11月开始,我总是头痛脑胀,哈欠连天,而且怎么睡都睡不醒,我以为是我平时休息太少,身体在警告我,但这些不适影响到我工作也没法进行,上班总是心不在焉,记忆力也很差,前脚说后脚忘,我的顶头上司看到我这样,担心影响工作,就劝我去医院做检查,他告诉我说,如果人身安全出了事,公司也负不起这个责。

2019年的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我被疾控确诊了,CD4只有260个,病毒载量为80000。当时回公司的时候我脚步特别沉重,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去的,我只知道我那天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狠狠哭了一场。但因为我太伤心一时忘记收检,报告单就在桌子上放着,还被老板看到,很快他就找我约谈劝我离开,说为大家都好,万一看到我单子的是同事,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当时我觉得自己被劈了道雷一样。

我5年的青春和心血可是全给了公司,辛苦打拼5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要我主动放弃,我能甘心吗?可他说的也没错,如果同事们都知道了,待着比离开更生不如死。我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任性妄为,万一不小心染给了其他人,那我真的是个罪人。正式辞职离开公司那天,大家都很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我内心知道自己的狼狈,曾经在公司的辉煌战绩和体面,此刻全都荡然无存。但我还不得不走,说实在的,挺无奈的。

有时候我也会愤愤不平的怪“艾滋害我丢了那份年入6位数的工作”,更恨公司的无情。可有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用人单位,或许我不会歧视,但我也要为公司其他同事负责。想明白这些,人也算是活通透了吧,现在我每天都吃素拜佛,不为别的,只求心静,最开始的时候我吃的是依组合,但是吃了3个月,我发现自己常常失眠多梦,头晕得没法走路,实在受不了了,医生就建议我把依非韦伦换成了DTG(多替拉韦)。

上个月检查cd4升到了400左右,病17,检测线以下了。现在我心态变得还不错,但也觉得提前步入了养老生活,好的一点是我现在改变了生活习惯,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我也在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目标,或许自己做点小本生意。最后,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分享,让艾友们明白,别人可能会对我们一时产生误会或者无法接受,就像我们才被确诊一样,自己都无法接受自己,但事事都有个过程,我们需要给别人一点时间,同时我们也要积极乐观的生活,只要我们自己不恐艾,不伤害他人,不管走到哪儿,仍然会有人尊重我们。

【1】发生高危行为后,应该72小时内服用阻断药,失败率只有0.5%,时间越短越好,连续服用28天,每天1-2次,详细可遵医嘱。

【2】目前,HIV阻断药受到国家的严格管控,优先供给感染HIV的孕妇和职业暴露人群,但一般一二线城市的传染病医院都备有艾滋病阻断药。

【3】部分病人初期服用替依拉组合,会受不了副作用,实在影响生活了,需要及时到疾控中心去调整新的抗病毒治疗方案。

你的乐观与良善铸就了你对生活的希望,你的同理心让你学会了自我调节,虽然染上艾滋是不幸的,但换个角度看世界,我们才会真正明白,有的时候,苦难不源于生活,不源于病痛,而来自我们内心深处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