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老了不去养老院?这事已经不远了

2020-06-30 03:48

前有日渐严重的老龄化,后有逐步低迷的生育率。当前的中国人口形势,正在往一种“倒金字塔”的不稳定结构转变,如何应对这一社会挑战也成为全国上下普遍关心的问题。如果说提高生育率才能拯救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那么如何应对老龄化则事关眼前的你或你父母祖辈的晚年幸福,因为老龄化社会已经到来了。

数据告诉我们老龄化是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我国早已在20年前的2000年步入老龄化社会,2025年我国65岁以上人口预期将突破两亿。如何解决社会养老问题,既是中老年人关心的头等大事,也是子女牵肠挂肚的心结所在。而当前的中国社会,养老体制正在出现一场革命性的变化。

“养儿防老”几乎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听过的一句话,但很多人不清楚养儿防老的理论背景。过去的中国长期处于农业社会背景下,土地和劳动力是一个家庭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人口流动性也是局限的。这种情况下的农民倾向于生育更多子女来获得更多家庭劳动力,当父母变老,无力耕种土地时,就由其子女代为耕种土地,并尽到赡养责任。“养儿防老”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代代传承,成为一种文化观念。其本质意义是家庭成员对生活风险的均摊,当父母年轻时,子女的生活风险由父母承担;当父母老了,子女将承担父母的生活风险;当子女老了,子女的子女则会继续承担风险…这是一个可持续性的互助螺旋。

建国以后,中国开始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其中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大量农村人口进城变为城市人口,工人阶层快速壮大。这部分人缺乏土地生产资料,完全以工资作为收入。当90年代的下岗潮来临时,占据经济绝对比例的国有企业大量裁员,让不少工人在失去稳定工资回报后却没有土地耕种可以维持生活,不少人的家庭生活因此而跌入谷底。在这一阶段,“养儿防老”实际上就已经出现了比农业社会更高的压力。但好在下岗潮这一代人也是新中国的一波生育高峰,一个人往往有多个兄弟姐妹,所以这一代的老人仍然拥有一个相对平稳的晚年,可以接受多个子女不同程度的轮番照顾。

但在2001年之后,中国社会的整个结构逐步产生了巨变。中国进入到了一个高速但不平衡的发展期。20年过去后,中国社会的城市化率已经接近60%,社会人口流动加快,中国家庭的子女养育成本飞速提高,社会出现少子化倾向,捆绑婚姻,入学等价值的房产也在飞速增值。于此同时,货币膨胀带来了购买力的降低,工资上涨也并不均衡,超过6亿人口的月均收入只有1000块。“养儿防老”越来越困难,花掉六个钱包买房的“啃老族”却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首先“养儿防老”本身就是农业社会下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产物,在新的社会环境下其意义一定要发生改变。因为过去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不会得到社会提供的任何保障,所以当自己失去劳动能力时,只有基于亲缘关系的子女赡养才能确保自己安度晚年。但现在很多人拥有了养老保险,在金钱支出上可以说足以在整个人生阶段维持生活平衡,所以“养儿防老”向个人养老的转变实际上是一种社会进步。

另一方面社会人口结构和流动的特点也注定了单纯的“养儿防老”比从前更有挑战。如果夫妻养育一个孩子,未来的精力结构可能是两个年轻人照顾四个老人加一个孩子。如果是二胎家庭,则是两个人照顾六个人,从金钱和精力负担角度来说都是非常大的。对于很多三四线城市家庭而言,子女可能在异地就业和居住,父母在老家。这种异地结构更使得“养儿防老”存在现实中的地理障碍,因此养老体制的变革正在从家庭解决方案逐渐向社会解决方案的方向过渡。

一旦“个人养老”需要社会解决方案了,这个巨大市场就会成为一片蓝海。不过许多人对于“进养老院”这一传统模式较为排斥,一方面是因为人们愈发独立的群体社会心态,很难接受同陌生人的群体生活。另一方面是传统养老院的服务质量仍不足以建立广泛的社会信心,一些负面新闻屡见报端。所以许多人希望在能够自食其力的阶段居家生活,如果不能自食其力,第一期望仍然是儿女。

但是老了不去养老院这个事,也正在逐步变得具有可行性。“虚拟养老院”就是“个人养老”的一种新形式探索。在这个物联网得以充分应用的时代,通过结合智能穿戴设备,互联网,养老机构等要素,可以实现老人在家中发出需求,养老机构承接需求上门服务的新模式。足不出户就可以得到养老服务,“虚拟养老院”无疑是互联网+下对传统产业形式的又一次重构。

但是居家养老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人力资源的巨大缺失。相对于集中养老而言,上门服务的服务成本更高,耗时更多。假设一个护工每天可以维护2到3户老人,那么这个护工的服务人数是大大低于传统养老院护工的。如果要弥补人力资源上的缺失,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招募大量护工,满足护工与老人的比例在1:3左右。但基于我国的人口结构现状,在不引入外国护工的前提下找到数额如此巨大的专业性护工是非常困难的,这也就注定了居家养老改革需要采用灵活用工的思路。

其中有些服务是具备较高专业性,并且依赖资质的。比如心理咨询,上门医疗;有些服务是需要护理经验的,比如个人清洁,辅助户外活动;有些服务是每天的常规需求,且普通大众都具备服务能力的,比如代办和采购。如果把这些细分的需求重新组织,将相当一部分内容重复,大众劳动容易提供的服务进行合并设岗,实现灵活用工和灵活接单,那么这就可以减轻全职护工相当一部分的工作压力,让护工得以专心投入其专业化工作,并提高服务效率。

居家养老产业灵活用工化的第二个好处就是,为社会创造了大量零工经济岗位。有人说老年人作为弱势群体不能保护自己,如果灵活用工缺乏严格的审核制度是否会造成社会问题呢?其实这也是有办法解决的,养老机构和社区进行对接,由社区推荐合适的服务人员参与灵活用工就是一种解决思路。这不仅可以推动社区解决就业问题,还实现了“本社区的老人本社区养”这样一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中国传统道德理想,促进了社区内的居民互动和居民团结,也起到了维系社会安定的作用。

老了不去养老院,这应该是许多老人的梦想。随着我国个人养老事业的不断进步,居家养老已经不再是一种设想,而是成为切切实实的大众选择。对于个人养老和居家养老,你们是怎么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