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孩子的入口零食,国内有了第一个标准

2020-06-20 05:57

不过,该标准并不是国家标准,并不强制实行,只是一种推荐标准。因此,业内也呼吁,约束力更强的国家标准也应尽快完善

从女儿6个月的时候添加辅食开始,孙梅就走上了海淘零食的这条路,从磨牙饼干到溶豆、泡芙、饼干等,她到处打听靠谱的海外代购,自己的微信好友里专门有一个分组叫“海外零食代购”。

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她觉得国内的儿童零食质量良莠不齐,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当“小白鼠”。

6月15日,由中国副食流通协会等联合发布的《儿童零食通用要求》团体标准正式实施,该标准对儿童零食营养健康和安全性等方面进行了系统规定。

这是我国第一个关于零食的专门标准,也是首个关于儿童零食的标准。很多和孙梅有相同经历的家长都关心,标准出台之后,儿童零食的乱象会有改善吗?从此是否可以安心购买国内的零食了呢?

《中国青年报》此前曾对2003名受访儿童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5%的家长对市面上的“儿童食品”不放心。

这些家长认为,“儿童食品”的主要问题是加入食品添加剂过多,其次是夸大功效、虚假宣传,然后是价格畸高。

孙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次给女儿买零食之前,她甚至要拿着放大镜反复研究配料表,看是否有过多的添加剂,是否含有容易引起过敏的配料。

让孙梅失望的是,有些食品添加剂在别的国家已经被禁用,但是她依然能在各类食物的配方里看见。

“比如胭脂红、柠檬黄、日落黄、亮蓝等,在美国、挪威都是被禁止用于食品的。”孙梅说。

环保NGO(非政府组织)“iearth—爱地球”曾经发布的《中国9城市儿童食品添加剂摄入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十分之一的被调查儿童每天食用各类含添加剂零食3次以上,其中4%的儿童每天的食用频率高达5次以上。另外,6%的被调查儿童每天摄入含添加剂饮料3甁以上。

以一个体重30公斤的儿童为例,每天吃超过150克的蜜饯可能会导致糖精钠摄入超标;而同样重量的冰淇淋则有可能让苯甲酸钠的摄入超标。糖精钠曾被认为是可能的致癌物;而苯甲酸钠则有研究证实其对儿童身高发育不利。

长期以来,我国儿童零食行业受标准欠缺、食品标注不规范、市场混乱、国内品牌信任度低等问题困扰。

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秘书长孙君茂介绍,中国儿童零食的消费结构相较于发达国家,仍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

根据中国副食流通协会、农业农村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等单位制定的《儿童零食市场调查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数据,近些年儿童青少年零食消费总量占食物总消费量的21%左右, 3岁至5 岁、6岁至12 岁、13岁至17 岁儿童青少年每天吃零食的百分比分别为 71.8%、64.7%和 61.2%。

《白皮书》指出,国外儿童零食标准严苛,譬如日本在儿童食品制造业中有包括品质、卫生、原料、营养成分、包装容器的材料和规格的严格规定。然而,国内除对婴幼儿配方食品、辅食有规定外,尚无关于儿童零食的概念和标准。

我国食品添加剂标准是以60公斤的成人为标准制定,而儿童的身体尚未发育成熟,排解能力差,按照成人标准加入添加剂,可能给儿童健康带来风险。

孙梅说,有时候自己也特意比较儿童米饼和其他米饼的区别,发现配料几乎是一致的,只不过儿童米饼包装更小,价格更贵。

她举例,某品牌一袋280克的儿童高钙挂面售价11.8元,普通面条600克的才需要8.9元;一瓶160毫升的儿童有机酱油26元,一瓶500毫升的普通酱油才9.9元。即同样的东西,一旦贴上“儿童专用”标签,价格就能翻一倍甚至数倍。

不过,此次中国副食流通协会正式发布的《儿童零食通用要求》团体标准,对儿童零食的定义、儿童零食的安全营养等问题都有规定,也对工厂提出了物理安全性要求,并在污染物方面规定了数据和限值等。

《儿童零食通用要求》将儿童按照年龄分为两个阶段:3岁至6岁为学龄前儿童;6岁至12岁为学龄儿童。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生长特征,确定不同的重点营养素需求。此外,这一标准还提出儿童零食所使用油脂不应含有反式脂肪酸,不能使用经辐照处理的原料,少添加糖、盐、油,规定氯化钠、蔗糖、脂肪的限值,产品的组织形态不能有明显尖锐突出物,产品口感不崩牙等。

该标准的起草人介绍,儿童的零食产品与普通零食的区别主要在于:营养健康和安全性(物理安全性、化学安全性、生物安全性)方面要求不同。

中国副食流通协会会长何继红表示,儿童零食团标的发布将对儿童零食市场的规范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这项标准是儿童零食通用要求,儿童零食的相关企业都可以参照执行,比如食品生产企业、给食品生产企业配套的原材料企业、食品流通贸易企业、学校等教育机构都可以参照执行。”何继红说。

例如,日本婴幼儿食品协会在儿童食品制造业中有严格规定,其中包括品质、卫生、原料、营养成分、包装容器的材料和规格等,婴幼儿食品更是要达到营养成分微生物实验、重金属检测、农药残留检测等一系列标准,才能正式上市流通。

又比如,俄罗斯政府数年前推出的国家健康计划,除了针对儿童零食,还专门针对中小学食堂制定了食品安全标准。

在其颁布的《儿童食品认证条例》中,规定了对儿童食品施行两种形式的强制认证:国家标准委员会认证体系条例和制造者声明的产品认证条例。健康天然无添加的儿童有机零食,也成为俄罗斯官方所倡导的零食品类之一,在俄的市场份额日益扩大。

其儿童食品安全监督机构主要包括:卫生和社会发展部下设的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其在各地区均设有分支机构,对一切儿童食品包括零食实施定期及不定期检查。根据调查结果,可对责任人进行处罚,严重的将会被提起诉讼。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儿童零食团体标准的发布,将有望为儿童营养零食提供研发依据,为这个千亿级别的市场规范业内标准。

不过,该标准并不是国家标准,并不强制实行,只是一种推荐标准。因此,业内也呼吁,约束力更强的国家标准也应尽快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