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从柏林伦敦到巴黎温哥华……美国骚乱点燃全球怒火,美媒:反映美道

2020-06-17 21:24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记者 张梦旭 刘玲玲 任重】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男子弗洛伊德死亡事件,不但揭了美国社会的伤疤,也点燃了全世界反抗种族歧视的怒火。2日晚在法国巴黎上演了似曾相识的骚乱,抗议者纵火与防暴警察对峙,令人窒息的催泪瓦斯在街头弥漫。3日,英国伦敦也掀起示威浪潮。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3日在例行政府新闻发布会上称弗洛伊德之死是“令人震惊但可以避免的”,“我们密切关注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种族主义正在各地造成伤亡”,法国《世界报》称,特朗普已沦为一个“分裂社会的总统”。2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对特朗普希望用军队强行驱散示威者有什么看法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罕见地沉默了20秒钟,然后表示“我们所有人都惊恐地注视着美国的情况”。他说,加拿大也面临着类似挑战,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每天都面临着歧视,这是生活的现实”。在强烈的反对声中,当地时间2日,美国五角大楼表示已调派约1600人的陆军部队进驻连续几晚出现暴力示威的首都华盛顿。不过,美国防长埃斯珀3日表示,在执法过程中使用现役部队“只能作为最后的选择”,他不赞成部署军队。

6月2日,法国发生大规模示威抗议事件,超过2万人在巴黎17区参加反暴力执法的抗议活动,除声援美国的弗洛伊德之外,也同时纪念法国黑人青年特拉奥雷。2016年7月,特拉奥雷在被法国宪兵抓捕后两小时内去世。死者家属称死因是由于警察暴力执法,但就在上周,警方验尸称该男子是由于心脏水肿而死,宪兵不用承担责任。

据法媒报道,起初集会还是和平示威,之后示威者与警察之间的气氛开始紧张。有人向警察投掷燃烧物,警方则用催泪弹予以回击。抗议者手举“黑人的命也是命”“没公正就没和平”等标语,还有人在邻近的环城高速公路出口处设置并焚烧障碍物,一度导致部分路段交通瘫痪。美联社记者目击称,有抗议者双膝跪地、举起拳头,摩托车和障碍物在大火中燃烧。

直到当晚10时30分,巴黎的骚乱才逐渐平息。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在推特上对暴力抗议者予以谴责:“在我们仍然禁止公共集会来保护所有人的健康时,发生在巴黎的这一过分活动不具有任何的正当性。”根据居家隔离令,巴黎目前仍禁止10人以上的聚集。据报道,当天在里尔、里昂和马赛也都出现了小规模的示威活动。

另据美联社报道,2日,在澳大利亚最大城市悉尼,数千人高喊着“我无法呼吸”和平游行,还有数千人在荷兰海牙示威,数百人在以色列特拉维夫集会,数千名瑞典人参加了网上抗议。报道称,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国抗议者的团结越来越多地与当地民众的诉求交织在一起。巴黎抗议者夏维尔说:“警察对黑人滥用暴力在美国发生,也在法国发生,在全球任何地方都发生。所有黑人都在某种程度上生活在这种氛围中。”在悉尼进行和平游行时,46岁的澳洲土著希尔说,在美国发生的悲剧也给澳大利亚启示,他们呼吁改变澳大利亚对待土著居民的方式,尤其是涉及警察的部分。

“弗洛伊德之死是全球愤怒情绪迸发的催化剂”,《纽约时报》3日称,批评浪潮从柏林、伦敦、巴黎和温哥华轰鸣至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国家,来自各地的普遍谴责反映了美国道德权威的迅速削弱。

2日,华盛顿的抗议进入第5天。《环球时报》记者2日下午在白宫周围看到,在华盛顿特区执行任务的第18空降军宪兵营和特区国民警卫队,在白宫周边街区隔出了一个比前一天大得多的封锁区。白宫周围架起两米高的围栏,抗议民众只能与防暴警察隔栏相望。“华盛顿变成了一个全副武装的联邦堡垒”,《纽约时报》3日称。这一做法遭到了许多地方官员的反对,他们表示,联邦政府的反应已经超出了可接受的范围,华盛顿市长称这是“可耻的”。2日,在示威的中心——白宫北部的拉法耶广场,记者观察到示威者人数较前一日略增,约有数千人。入夜,即使宵禁已经开始,人潮仍未散去。白宫前的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

纽约市长白思豪2日宣布,将纽约市的宵禁时间延长至7日晚。但宵禁似乎并没有起到阻止混乱的作用,2日晚在纽约曼哈顿,宵禁开始一个多小时,成千上万的示威者仍在纽约上西区游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继1日晚逮捕了700名示威者后,纽约警方2日晚又在全市逮捕了约200名抗议者。

据CNN2日晚报道,五角大楼向华盛顿特区派遣了大约1600名现役军人。五角大楼发言人霍夫曼说,这些部队是从北卡罗来纳州的布拉格堡和纽约州的德拉姆堡派遣的,将被部署在首都地区的军事基地,但他称这些部队将不参与“对民事部门行动的防务支持”。

此前,特朗普“考虑直接向各州部署军队”的言论遭到多州州长反对,3日一大清早他又在推特上强调“法律与秩序”,并喊话警方“给我强硬起来!”据法新社报道,埃斯珀2日曾告诉各州州长,他们应“主导战场”,结束抗议活动。前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反驳称:“美国不是战场,我国人民也不是敌人。”不过据CNN报道,3日在五角大楼简报会上,埃斯珀改口称不支持动用现役军队来执法,并称杀害弗洛伊德是“可怕的罪行”,当天在场的警员“应对他被谋杀负责”。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2日承诺,要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种族标签”等问题进行立法。英国《卫报》3日谴责说,特朗普政府将混乱常态化,美国正在为此付出代价。在政府应对不力后,超过1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华盛顿地铁站外有装甲车和军队;在商业区上空低空飞行的直升机里,可以看到身穿战斗装备、携带狙击步枪的男子;一架军用直升机在离地面很近的地方驱赶一群示威者。“一夜之间,治理语言发生了变化”,美国防长将美国城市描述为“战场”,总统为他的政府的“压倒性力量”和对公民的“统治”而欢欣鼓舞,恐惧正在为迈向军事化的每一步铺平道路。

教皇方济各3日一早在梵蒂冈谈到弗洛伊德的“悲惨”死亡,表示“我们不能在声称要捍卫每一个人的神圣权利时,对种族主义和任何形式的歧视视而不见”。他同时谴责“暴力并不能带来任何好处”。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2日罕见地发表书面声明,称他和夫人劳拉为弗洛伊德遭残忍跪压窒息死亡而痛苦,并对“我们国家的不公正和恐惧”感到不安,他呼吁所有美国人反思这个国家的“悲惨性失败”。

“在美国上演的这场戏剧性事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外交关注”,据美联社2日报道,有人计划本周六在各地美国大使馆前进行一系列示威活动。报道称,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的讲话是迄今为止最严厉的,他说,弗洛伊德的死是“滥用职权的结果”。更多非洲领导人就弗洛伊德被杀一事发表讲话。加纳总统阿库福-阿多发表声明说,“在21世纪,美国这个伟大的民主堡垒继续挣扎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问题中,这是不可取的。”肯尼亚前总理奥廷加则为美国“祷告”:“愿所有把美国称为自己国家的人都享有正义和自由。”

2日,美国“政治”网站称,美国外交官正集体面临尴尬局面,“我们的外交官习惯于对其他国家的侵犯人权行为表示关注。今天,外国政府要求他们解释我们的立场”。

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2日报道,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查出一名参与维持游行秩序的警员感染新冠肺炎。埃默里大学流行病学家贝德纳尔奇克说,抗议活动中的大喊大叫会加剧新冠病毒的传播,而使用催泪瓦斯会引起人们咳嗽,并进一步传播病毒。

法国《世界报》2日发表社论称,从明尼苏达州开始的抗议活动是与美国正在经历的双重危机接轨的: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健康危机和经济危机凸显社会的严重不平等现象。2日公布的路透/易普索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对于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国示威浪潮抱同情态度,64%的美国人“同情现在走上街头示威的人”,超过55%的美国人不认同特朗普面对示威的处理方式,其中40%表示“强烈反对”。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特聘访问学者加芬克尔认为,和平示威可以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加分,但暴力冲突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局势越混乱,“就越让白人优越主义者有操弄恐惧的空间”,选票流向特朗普的概率就越高。3日他对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说:“特朗普是精明的政治操作者,他知道乱局对他有利,但又不能太乱,就像用滚水煮马铃薯那样,水不要溢出锅子,但要一直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