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信息化建设领先的银行如何应对金融科技的挑战

2020-03-16 13:33

从百行百业信息化、互联网化、数字化来看,银行总体处于大规模广泛普及领先,这是源于金融本质是数据驱动行业,从早年IT信息化建设到智能设备再到网络银行再到科技赋能全业务全流程。科技一直是银行安身立命的磐石。

值得思考的是,由于一批聚焦服务长尾客户(小微企业、普通公众)的新金融机构(如蚂蚁金服、腾讯金融、P2P网贷平台、网络小贷机构)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金融科技,在小贷、理财、获客、征信等细分领域、细分业务环节攻城略地,给各方造成银行金融科技落后的隐忧。

过去银行主要服务20%的头部客户(大中型企业、富裕个人),服务占比80%的长尾客户则面临着获客难、风险甄别难、操作成本高的挑战。相当长时间,机构业务在银行拥有绝对资源和话语权。即使有信用卡和面向C端的房贷、车贷等零售金融业务迅猛发展,银行在长尾客户的金融科技发力慢半拍是不争的事实。数字时代慢摆拍意味着科技应用和赋能谬以千里,支付、小贷、小额理财向拥有流量和C端型金融科技领先型平台企业(如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腾讯)集聚,很多银行只能选择与之合作,成为结算端、联合放贷合作方,甚至购买其科技服务。

移动互联网带来更加便捷、低成本信息交流,使用户快速大量聚合,信息传播边际成本、基于社交和协同共享的销售成本将趋零,大面积铺设线下网点的传统运营、分销模式面临被颠覆。

随着消费场景、消费行为、消费偏好、细分消费群体日趋复杂,以网点为显著特点的线下模式已经不合时宜,特别是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智能设备等金融科技的广泛应用和迭代,金融运作已从营销驱动到金融科技驱动、互联网驱动,其高效、精准、实时、锁定、低成本等价值优势凸显。金融科技甚至成为一些新兴金融机构颠覆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利器。

不少传统金融机构也将金融科技赋能作为主战略、主战场。例如,有着“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2017 年提出金融科技银行的定位。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表示:“招商银行总行未来科技背景出身人要达到30%-50%,对标企业就是金融科技公司。”2017 年11 月,招商银行发布“招商银行APP6.0”,将所有时下最流行智能技术融合进去,包括人脸、指纹、声纹识别、智能投顾、智能风控、AR 技术等。

随着数字时代对金融科技应用创新的更高更复杂要求,简单业务外包、软硬件购买已经无法满足银行需求,故而要重构金融科技发展战略。

以招商银行为例,其金融科技银行战略可以总结为“两个APP+用户体验驱动——四个对标 五个改变 透彻理解零售即APP”。

一是基础设施对标。在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强有力投入,在网络安全、区块链等领域加大投入,推动招行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向互联网转型。

二是IT与业务融合对标。建立IT双模研发体系,引入项目制,形成全新形态的科技与业务的融合机制,解决金融科技人才的薪酬、弹性项目开发方式、技术持续迭代改进、客户快速在线响应等问题。

三是创新机制对标。成立金融科技创新项目基金,建立金融科技创新孵化平台,为金融科技创新项目提供全面孵化支持。

四是人才结构转型对标。建立金融科技人才内生培养体系,同时,招聘向IT、DT人才倾斜,重点引进银行无法内生的、短期内无法培养的高端、稀缺或跨界人才。

不过,金融科技的技术创新、有一定试错风险、对保守稳健挑战、工程师薪酬待遇和金融专业人士相差甚远等特点,使得银行需要考虑如何定位金融科技本身。

直销银行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末经济发达国家,是互联网时代金融科技颠覆性变革后产生的一种新型银行运作模式。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布局完善,相关技术的可及、效率、安全等核心问题解决后,银行可以不设营业网点和物理柜台,不发放实体银行卡,用户主要通过手机、PC、IPAD、电子邮件、手机、电话等智能型远程管道高效获取比传统银行更加便捷、精准、优惠的产品服务。由于没有网点开设和经营费用,提高了部分追求效率的用户的体验性,锁定了用户,降低了运营成本,成为利率市场化改革中银行竞争的一种差异化手段。

近20年的发展过程中,直销银行经受起了互联网泡沫、黑客肆虐、金融危机的磨练,已形成了相对成熟的运作机制,在各国银行业市场份额已达10%左右。

需要关注的是,部分中小银行片面地将直销银行作为利率市场化以及同业、异业竞争的价格战杀器。粗暴利用互联网技术降成本,以偏执性优惠价格揽客。但是忽略了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下,用户消费行为习惯和消费心理发生的颠覆性变革,并未将产品创新同步跟进。尤其是中小银行的互联网技术创新、应用和人才的基础本就薄弱,用本来的短板“揠苗助长”来作为竞争手段,显然在面对大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时力有不逮。

IT部门独立型类似于银行内部独立结算的专业公司,就是将银行过去的IT部门、IT团队单独剥离出来,并引入市场化机制,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专门为银行金融科技应用和赋能服务。这个模式在大集团较为常见,好处在于不会受制于外部的技术公司,如华为的海思芯片公司。

金融科技输出型指的是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除了满足银行自身需要外,还能输出闲置的云设施和云服务进行创收,而核心的大数据、征信风控、反欺诈等视为银行核心资产和商业机密,这与非银行系的金融科技公司赋能最大区别。

集团融合型指的是像平安这样的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子公司要服务银行、保险、证券等多业务,进而将不同业务、不同板块进行数据流、业务流、资金流整合,发挥更优的协同效应。

作者 刘洋研究员,消费金融学派发起人,消费新时代与金融科技、产业金融研究专家,广义消费金融、消费新时代、消费区块链等理论提出者,2017十大新金融畅销书作者,畅销书新经济新金融三部曲(《区块链金融:技术变革重塑金融未来》《消费金融论》《互联网消费金融》),《实战理财:让你的财富滚起来》《股民随身宝》《2016浙非产能合作发展报告》等10多部财经畅销书作者,20多家科研院所、行业协会、政府机构、新闻媒体聘任的专家顾问、研究员、兼职教授、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数字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近年来承担各类研究咨询智库项目200多项,报刊杂志发表文章100多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财经、中华工商时报、经济等几百家媒体转载、采访和报道其学术观点,培训、演讲500多场,学员百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