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20 福州信程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财经分析丨金融委一月内3次“点名”造假行为 背后传递出哪些信号

2020-05-12 11:50

新华财经北京5月6日电(记者刘玉龙、闫鹏)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强调,必须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肃市场纪律,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这是自4月7日以来,金融委第三次公开提及打击各种造假行为、保护投资者利益。

业内分析,财务造假是对投资者最大的欺诈,新证券法刚落地实施,严厉打击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是执法突破口。加大惩处力度之外,仍需创新证券民事诉讼制度,其中上海金融法院出台全国首个关于代表人诉讼制度实施的具体规定受到业内好评,有望加快相关立法或制定司法解释。

5月4日,金融委第二十八次会议强调,必须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肃市场纪律,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坚决打击财务造假、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对造假的上市公司、中介机构和个人坚决彻查,严肃处理。

4月7日,金融委第二十五次会议特别强调,要发挥好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不断强化基础性制度建设,坚决打击各种造假和欺诈行为,放松和取消不适应发展需要的管制,提升市场活跃度。

4月15日,金融委第二十六次会议专题研究了加强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问题。会议指出,最近一段时间,一些上市企业无视法律和规则,涉及财务造假等侵害投资者利益的恶劣行为。监管部门要依法加强投资者保护,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信息披露,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对造假、欺诈等行为从重处理,坚决维护良好的市场环境,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投资者的功能。

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认为,金融委近期多次重申资本市场造假问题主要有两个背景。

“一是以瑞幸咖啡为代表的境外上市公司近期爆出巨额财务造假事件,不光给涉事公司的投资者带来重大损失,更重要的是或让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信用形象受损。”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表示,强化造假监管不光是因为相关公司而起,更重要的是为维护中国资本市场整体信用品牌。

与此同时,4月27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方案“出炉”,推行注册制的核心在于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如果在逐步推行注册制过程中出现造假,就会使在资本市场改革开放中的努力变成对投资者、中介机构等市场各方参与者的严重利益损害。

“财务造假是牛皮癣,是股市顽症。”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保护投资者,从制度源头来讲,就是要严打财务造假,给投资者提供一份干净、真实的财务报告,这样,才能让投资者“买者自负”。

“一直以来,尤其是最近20年,国内外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审计失败事件层出不穷、不胜枚举。”广州广证恒生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总经理、首席研究官袁季分析,企业财务造假的主要原因是巨大的利益驱动,包括扩大融资能力、实现管理层利益需求及申请上市等。而财务造假一旦被拆穿则对企业自身、广大投资者、资本信用、市场秩序等各方面都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4月26日,证监会发布消息显示,2019年以来已累计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立案调查,对18起典型案件做出行政处罚,向公安机关移送财务造假涉嫌犯罪案件6起。

证监会表示,这些案件呈现造假周期长、涉案金额大,手段隐蔽、复杂,系统性造假突出,主观恶性明显等特点。同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往往伴生未按规定披露重大信息、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的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审计、评估等中介机构未能勤勉尽责执业、“看门人”作用缺失的问题依然突出。

针对此前证券违法违规行为惩罚较轻等问题,新证券法加大了财务造假的惩处力度,包括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事务所,以及财务造假的经手人、签字人都将承担连带的民事和刑事责任,无论是赔偿或坐牢的风险都已大幅提升。

证监会表示,将用足用好新证券法,集中执法资源,强化执法力度,从严从重从快追究相关机构和人员的违法责任,加大证券违法违规成本。

投资者保护是资本市场的永恒主题。业内分析,要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就需要让投资者得到获取公平的交易机会,免受不公正对待和违法违规行为的侵害。

新证券法专章规定投资者保护制度,作出了许多颇有亮点的安排。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创新证券民事诉讼制度:一是充分发挥投资者保护机构的作用,允许其接受50名以上投资者的委托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二是允许投资者保护机构按照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确认的权利人,向人民法院登记诉讼主体;三是建立了“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诉讼机制,为投资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供方便的制度安排。

新时代证券分析师樊继拓表示,由于A股目前仍然是典型的散户市,启动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可以主动引导自然投资者积极维权。

不过,在实践中,代表人诉讼制度真正成为投资者的维权利器,还面临诸多问题,如“代表人权利限制引发效率低下”“缺乏对代表人的激励机制”“推选程序较容易引发争议”等相关问题在司法实践中长期难以落细落实。

3月24日,上海金融法院发布《上海金融法院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机制的规定(试行)》,回应了代表人诉讼中的诸多难点问题。这也是全国法院系统首个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实施的具体规定。

目前,《民事诉讼法》及《证券法》关于代表人诉讼的相关规定比较原则,诸多具体实施细则有待实践中进一步探索。法律人士普遍认可上海金融法院代表人诉讼机制规定的积极作用,建议不断完善这一新兴诉讼机制,加快相关立法或制定司法解释。